红运省福利彩票快三开奖 > 福運小嬌娘 > 第251章 做局,被抓

红运快三计划精准版:第251章 做局,被抓

        死的老婦人夫家姓馮,大家都叫她為馮大娘,家里遭了災,就只剩下她和兒媳婦馮家的,還有一個小孫子才七歲,叫根寶。

        馮大娘與人為善,且勤勞肯干,經常幫別人干活,所以在滿月坊人緣一直很不錯。

        她這忽然就死了,馮家的哭的跟什么似的,立刻拜托了一個婦女:“李嫂子,麻煩你幫去找官差來!我要查清楚我娘是怎么死的!”

        “嗚嗚嗚,奶奶你起來啊,奶奶,嗚嗚嗚……”根寶推搡著馮大娘,大大的眼睛里都是恐懼。

        他不明白奶奶怎么好端端的就倒下了,怎么叫也睜不開眼。

        到了他這個年紀,已經懵懵懂懂的知道了什么叫做“死”了。

        逃難的這一路上,他沒了爺爺,沒了爹爹,沒了姑姑還有哥哥姐姐……

        嗚嗚嗚,他要奶奶!要奶奶活著??!

        “你放心,我這就去找官差來,一定把事情查個水落石出,定不會讓馮大娘枉死的!”

        李嫂子匆忙去了。

        有人忽然想起來,立刻跑去叫楚盈盈來了。

        很不巧,楚盈盈正巧有事出去了。

        所以等她接到消息,趕到的時候,官差已經到了,并且仵作已經證明馮大娘是中了砒霜之毒!而毒藥……

        也在廚房搜到了一張曾經包裹過砒霜劇毒的紙,上面還有殘留的砒霜藥末……

        很快,幾個廚娘里,也有人跪下了,承認是楚盈盈讓她給馮大娘下藥的。

        “你放屁!阿盈既然收留了你們,給你們工作,怎么會下毒去害馮大娘?”

        萬流芳怒不可遏,當時就暴走了,他直接一腳將那個廚娘踢了個跟頭:“說,是誰指使你這么說的!”

        “你干什么?”

        官差幾下就制住了萬流芳,一個小頭頭橫眉怒目的,看上去就十分兇惡:“想要殺人滅口嗎?”

        “你扯什么犢子?我們沒做過的事情,用得著殺人滅口?”

        “砰!”

        “唔?!蓖蛄鞣濟坪咭簧?,雙手被人架著,身子蜷縮了起來。

        是剛剛的捕快頭子林大方一拳打在了萬流芳的肚子上。

        “你們干什么!”

        陳錦如暴跳如雷:“事情還沒查清楚呢,你們居然動手打人?”

        “搞清楚,是他先打人的!小姑娘,你再蹦跶,小心我連你一起收拾??!”

        林大方豎起食指,臉色兇惡,下顎微抬,無比傲慢。

        “你!”

        “阿如!”

        楚盈盈將陳錦如往后一拉,在她的手心里點了點,一雙眼睛平靜無波的望著林大方:“大人,做事還是不要太絕的好?!?

        她要是還看不出來是有人做局要整她,那她就是個傻子了。

        既然能買通官府的人,還能用一條人命來陷害她,那么對方的來頭一定不??!

        所以說,自己根本買不通眼前的人。既然如此,又何必卑躬屈膝的?

        “你們把人都殺了,還說我們絕?”林大方狠狠地碎了一口,唾沫吐在了楚盈盈的裙子上,“你殺人的時候,怎么不想想這個問題呢?”

        “來人,把這個小娘皮還有他……”林大方指了指萬流芳,“都給我抓起來,帶走!”

        楚盈盈微笑:“吐出來的東西,早晚都得自己吃回去!”

        她喊住要動的寒鉤子:“鉤子叔,你幫我看著大家。大家別慌,生意繼續?!?

        她和萬流芳被抓緊去,必須留下一個能穩住局面的人。

        “呵呵,居然還想著自己的生意呢?可真是市儈到了極點!”

        有人唾罵道!

        馮家的就一個勁的在那嗚嗚的哭,還是那個根寶忽然撲過來,抓住楚盈盈的手,“嗷嗚”就是一口咬了上去。

        “你松口,松口??!”陳錦如趕緊過來抓人,好不容易讓人松開了,就看到楚盈盈的手背上留下了兩排深深地牙印,都出血了。

        可楚盈盈就像是不覺得痛一樣,環視四周,淡淡的問剛剛說話的那個年輕婦人:“我若是市儈到了極點,那為何要招你們做工?”

        對方被問的啞口無言,楚盈盈轉頭看著憤怒的如同野獸一樣的根寶,語氣歉然:“對于你奶奶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事情不是我做的?!?

        “你撒謊!你還我奶奶,還我奶奶!”

        林大方等了一會,看夠了楚盈盈的狼狽,才將人押走了。

        等官差走后,寒鉤子立刻安撫住了眾人,詢問了起來。

        “平日里,你們誰和馮大娘來往的比較多?”

        寒鉤子在果醬坊里還是比較有威信的,再加上楚盈盈在他們最困難的時候收留了她們,所以人群里,大多數人還是不相信楚盈盈殺害馮大娘的。

        真的不喜歡,或者有什么仇怨,趕出去就行了啊,何必臟了自己的手?

        所以寒鉤子這么一問,就有不少人站出來了,紛紛說道:“我,我住在馮大娘隔壁,見得比較多?!?

        站出來的是一個年輕的嫂子,寒鉤子不記得她,直接問道:“那你最近注意到馮大娘有什么不一樣的嗎?”

        “不一樣的?”小嫂子仔細回想,片刻后說道,“別的沒有,不過馮大娘最近這幾天老是捂著肚子,好像是腸胃有些不舒服?!?

        “腸胃不舒服?可問過是怎么回事,可有看過大夫?”

        這小嫂子就說不上來了,“具體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問馮家的啊,她婆母的事情,她肯定是最清楚的了?!?

        這時眾人便將目光移到了馮家的身上去了。

        寒鉤子往前幾步,走到馮家的前面,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這馮家的本就是癱坐在地上,如此近的距離,讓寒鉤子的身影在馮家的頭頂上投下了一大片的陰影。

        馮家的抬頭看著寒鉤子那滿臉絡腮胡的模樣,就先打了個寒顫,哭哭啼啼的控訴:“我婆母剛死,你就這么逼問我是幾個意思?”

        “你這又是幾個意思?難道你不想知道你婆母到底是怎么死的嗎?還是說……”寒鉤子忽然低頭,猛地出手一把采住了對方的頭發,使勁的揪,然后往上一提——

        “??!”

        馮家的嚇得尖叫。

        寒鉤子臉貼的極近,陰惻惻的問她:“還是說,你婆母是怎么死的,你清楚?”

        “不!”恐懼爬滿了馮家的身上每個毛孔,她尖叫著想要遠離,卻扯痛了頭發,眼淚鼻涕都下來了。

        她揮舞著雙手,喊著:“不,和我沒關系,是,是楚盈盈??!”

        可是她這副模樣,別說寒鉤子了,別人看了都犯嘀咕。

        忽然剛剛說話的小嫂子站了出來,皺眉問了一句——

  //www.qsldsk.com.cn/book/59876/2861434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红运省福利彩票快三开奖 www.qsldsk.com.cn。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qsldsk.com.cn
红运省福利彩票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