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运快三3号开奖号码:122.宏圖

        綠荷聽到黃平凡說到,要為她報仇雪恨,她心里甜絲絲的。

        但是,她見到少爺那擇人而噬的眼神,心里又慌慌的。

        “少爺,咱們能不能,能不能,盡量,盡量少一些殺戮。雖然,雖然您說過,太祖能夠為您剝離殺孽,晉級玄宗境是的雷劫,于你無礙。但是......”綠荷有點慌亂,說起話來都結結巴巴的。

        但是,憑著一顆善良的少女之心,綠荷知道,過多的殺戮,不管怎么樣,都會增添殺戮者的煞氣。如果不加以控制,少爺將來很可能會變成一句殺戮工具,被自己的心魔所控制。

        “嗯?”黃平凡眉頭一皺。

        是的,綠荷以前從來都不會,干涉黃平凡的任何決定。她就是一個千依百順的甜妹子,無所不從的好丫鬟。

        但是,就是這個,以前事事順從的小丫鬟,現在居然懂得勸解他了。

        這個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黃平凡不知道。

        黃平凡甚至有點懷疑,是不是悟能那個禿驢,跑到了自己的家里來,蠱惑綠荷這個純真無瑕的小丫鬟。

        綠荷見到黃平凡盯著她看,心里有點發毛。

        黃平凡問:“悟能那個禿驢,來過咱們家里?”

        “咱們家里,這段時間沒有好人來過。僅僅是來了一群搗亂著,將咱們的家,弄的亂七八糟的?!甭毯珊芨紗嗟幕卮?。

        “嗯?!被破椒膊恢每煞?,只是很隨意的點了點頭。

        不管是不是悟能來過,黃平凡都不是很在意。但是,他還是有點驚訝,綠荷的巨大轉變。

        黃平凡冷漠的說道:“你怎么就想到,要勸我少點殺戮?要知道,這個世界,有些人,生來就是要被人宰了立威的大冬瓜。

        就像我們常說的,天生畜禽養口齒,通通吃光馬牛羊。他們生來的意義就是要被人宰殺的啊。不是養來被宰殺,那么他們活著還有什么意義?”

        綠荷見到黃平凡變得越來越冷漠,她被嚇到了,再也說不出一句話。

        站在旁邊的孿生姐妹,聽到黃平凡的話,她們都感到身體發寒。

        黃平凡給她們的感覺,那就是太過漠視生命了!

        他簡直是是生命為草芥??!

        黃平凡不知道孿生姐妹心里對他的評價,他只是稍稍安撫了一下綠荷,又讓孿生姐妹照顧綠荷。

        然后,黃平凡便一臉冷冰冰的,走向周慧明。

        周慧明見到黃平凡,不知因為什么緣故,忽然變得非常的冷漠,她心里一咯噔,再也不敢嘰嘰喳喳。

        見到周慧明閉上了嘴巴,黃平凡也不大理會。

        “周慧明,你以后就跟著陳瑤敬和綠荷,好好的訓練訓練族兵吧!咱們的新族兵,在今后一段時間的訓練,將會分成好幾個階段。你們先搞好第一個階段,接下來的任務,我再一一交代你們?!?

        黃平凡沒有啰嗦,簡簡單單的幾句話,就確定了周慧明今后一段時間內的工作方向。

        “好的,少爺!我一定會好好的發揮自己所能,盡可能的做好您安排下來的任務?!敝芑勖鞴鄖傻幕賾?。

        黃平凡轉頭對陳瑤敬說道:“陳瑤敬,你說說,咱們接下來,新族兵的數量,一定會幾何倍增加,咱們是不是給咱們的那個訓練班,起一個好聽的名字呢?”

        目前為止,陳瑤敬不知道,不久的將來,新族兵的人員數量,將會大到何等程度,他也不懂什么幾何倍增加是什么意思。

        但是,他知道,只要少主喜歡,幾萬人馬,還是可以隨隨便便拉得出來的。

        當然,如果人數短時間之內,增加到了上萬人,那么魚目混珠,良莠不齊??隙ㄓ蟹淺6嗟睦?,摻雜在里面。管理的難度會變大很多,很可能會造成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所以,他算是聽出來了,少主說的那個什么訓練班,還有起的名字,其實就是弄一個機構,好管束那些人,免得他們混亂不堪。

        但是,陳瑤敬只是一個會打架,會砍人的粗糙漢子。叫他起個什么名字之類,真的有點為難他了。

        陳瑤敬撓了撓頭,半天悶不出一個屁來。

        黃平凡臉色一陰,感覺自己手下的高手兄們,除了干仗,其他地方,真的是拿不出手。

        黃平凡心里,暗暗吐槽:“哎,想要物色一個會拍馬屁的人,怎么就這么難呢?咱的要求也不高啊,只要才貌雙全,文武全才,忠心耿耿。嘴巴抹油,句句動聽;辦事利索,不所不能就可以了。怎么這么簡單的要求,都達不到呢?哎,悲哀......”

        周慧明感覺自己的機會到了。

        “少爺,您覺得,就叫神機營如何?這樣就昭示著他們都是非常杰出的人才,想必他們人人都會竭盡全力,力爭上游。能夠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全部蛻變成為頂尖人才?!?

        黃平凡看了一眼周慧明,脫口而出:“神機營?是不是個個都有一張龍符???”

        “龍符?那是什么?”周慧明很迷茫,不知道黃平凡說的是什么東西。

        黃平凡搖了搖頭,然后說道:“沒什么?!?

        “要不就叫天府,如何?這樣昭示著他們都是天兵天將,這也絕對會狠狠的刺激他們的潛能,讓他們發憤圖強,個個成好漢,人人做棟梁,成為黃家黃門的頂天支柱,棟梁之才?”

        黃平凡笑著說:“你是不是還要說,他們個個都能斗破蒼穹???或者可以武動乾坤?這樣,本少爺就能夠真真正正的,成為涼州的大主宰了?”

        “???”

        周慧明更加的迷茫了,她簡直不知所云??!她有點感覺,自己跟黃平凡有可能,不是同一次元的人類。要不就是黃平凡的腦回路,異于常人。否則,怎么會總是說些,讓人實實在在聽不懂的話呢?

        “呃,少主,要不你自己提一個,怎么樣?”陳瑤敬似乎見不慣黃平凡這樣戲耍人家的妹子。

        如果只是一個姿色平平的妹子,那也就算了。但是,關鍵是人家周慧明,真的是好漂亮呢!

        顏值就是正義,周慧明可是一身正氣呢!

        如此妹子被戲耍,陳瑤敬真的是看不慣。

        “就叫黃家學院,如何?”黃平凡也不拖泥帶水,脫口而出一個合他心意的名字。

        “學院?那是什么?”周慧明和陳瑤敬異口同聲的問。

        黃平凡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他知道,自己又是順從了自己腦子里的想法。說出了這個玄玄大陸上,沒人能聽得懂的詞語了。

        但是,這個時候不能露餡,否則,越解釋越麻煩。

        “學院,就是學府之類的意思?!被破椒布虻サ廝盜艘豢?。

        “哦——”

        “你們覺得怎么樣?”

        “很好??!但是,少爺,您難道不知道,如今的玄玄大陸,似乎沒人敢再建立皇朝、帝國之類的東西?否則,收割的鐮刀,一帶一過,到處都是尸山血海啊?!?

        周慧明有點用心的提醒,她害怕自己還沒有脫出牢籠,就要被那股超然物外的強大力量,將自己的性命也一起收割掉了。

        “我姓黃,黃家黃門的黃,這個根本就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我什么時候創建皇朝了?我就是在自己家里,辦一個小小的私學,培養幾個族兵而已。難道這樣也會遭人嫉恨?惹人忌諱?”黃平凡很隨意地擺擺手,不以為然的說道。

        “黃家學院?”陳瑤敬忽然拍手叫好:“對??!黃家黃門的私家學院,跟什么皇朝帝國,壓根就不沾邊。不會有人來找咱們的麻煩的?!?

        黃平凡點了點頭,說道:“這個學院,開始的一段時間,[email protected]一@教學。不管多少人,先是一樣來。然后,發現人才,再開始因材施教,慢慢的分流。

        盡量做到,所有的類型人才,咱們的學院都能培養出來??嫉氖焙?,不要急躁,不求一步登天,循序漸進。等到他們一個個全都成長起來之后,相信,咱們的黃家黃門,應該可以在涼州之內立穩腳跟,不用再為一日三餐而擔憂的?!?

        周慧明心里一咯噔:想不到這個廢物這么厲害!按照他的這種格局,只怕十幾二十年后,就會驚天動地的。這哪里還是什么在涼州站穩腳跟,簡直就是一副吞吐天下的大格局??!

        陳瑤敬沒有周慧明這樣的城府和目光,他只是一個劊子手。所以,他一點都不知道,黃平凡所說的小小私學,居然暗含了一個很大很大的格局。見到周慧明那副震驚的樣子,他有點莫名其妙。

  //www.qsldsk.com.cn/book/60256/2861432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红运省福利彩票快三开奖 www.qsldsk.com.cn。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qsldsk.com.cn
红运省福利彩票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