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运基本快三走势:第八十九章 幫派

        這會兒黃鶴斌接了一通電話,客廳里大家都摒住不說話,隱約能聽到嚴志成的聲音從手機里傳出來。

        曹沫坐在黃鶴斌的對面,斷斷續續沒有聽得太清楚嚴志成在電話里說什么。

        他等黃鶴斌掛了電話,就直接問道:“嚴總在電話里提到什么鋼拳兄弟會?”

        “哦,鋼拳兄弟會是西岸區的一個幫派,吉達姆家族可能會請他們出動人手尋找塔布曼家的斯塔麗小姐?!被坪妝笏檔?。

        曹沫到德古拉摩也快三年了,對德古拉摩地下社會即便沒有直接接觸過,但也有所耳聞。

        整個德古拉摩市,就只有十三四家合法經營的賭場。

        嚴志成能立足博|彩業,黑白通吃是肯定的,但曹沫沒有想到真正黑白通吃的是吉達姆家族,嚴志成或者可以說是吉達姆家族的一個傀儡?

        吉達姆不僅作為軍政府的殘留政要出任奧貢州的副州長,竟然還暗中將觸手直接伸入西岸區的地下社會?

        卡奈姆到底是怎樣一個畸形社會???

        曹沫這時候也是深深感到事情比他想象的還要棘手。

        要是吉達姆家族僅僅是通過家族影響力,迫使德古拉摩市的警察,或者其他官方力量,去搜捕斯塔麗,他不覺得問題有多么嚴重。

        夜里的事,畢竟都還算不上兇殺案,出動搜查的警察力量會非常有限。

        而塔布曼家族作為殖民者后裔一員,而殖民者后裔在德古拉摩政治、經濟等方面的影響力正快速復蘇中,也必然會限制吉達姆家族濫用公權力。

        即便斯塔麗不幸泄漏行蹤被抓,雙方僅限于司法層面的交量,至少不會那么血腥殘暴。

        現在可好,社團組織都出動了,吉達姆家族壓根不想動用警察及司法力量去討“公道”,而是想“私了”??!

        曹沫聽說過鋼拳兄弟會在西岸區有成千上萬的成員。

        要是吉達姆家族鐵心要挖地三尺,將斯塔麗找出來,那斯塔麗在德古拉摩多滯留一天就多一分暴露的風險;

        而斯塔麗一旦被鋼拳兄弟會抓住,迎接她的是怎樣的命運,也就不難想象。

        他被牽涉進去,到時候大概也只能跑路回中國了。

        真他媽是燙手的山芋!

        曹沫心痛的暗想道,為了那毫無誠意、蜻蜓點水的一吻,就牽涉到這種事情里,真值得嗎?

        …………

        …………

        也沒有更多的消息,也不清楚巴哈傷勢如何,也不清楚吉達姆家族要做到哪一步才會收手,大家也都各自回去休息。

        宋雨晴、王文她們都不知道今天發生什么事情,她們下午也沒有去參觀新賭場的剪彩。

        曹沫與周晗往二號宿舍樓走去,就見宋雨晴、王文的房間都黑著燈,想必早就睡下了。

        “曹經理今天真是好牌技啊?!敝蓽纖檔?。

        曹沫將客廳里的燈打開,直覺感到周晗眼神還藏有一絲狐疑。

        這立刻令他警覺起來,下一刻便意識到自己哪里表現不對勁了。

        以往即便宋雨晴在場,周晗的黑絲長腿那么誘人,他多少會看兩眼的,今天是實在心里有事。

        難怪周晗心里還有會有一絲狐疑。

        他換了一個心態,放松下來跟周晗開玩笑道:“是嘛,周經理這都能看出來???我也就玩德州撲克有些心得,什么時候跟周經理切磋切磋?”

        “我就看你們玩過幾次,勉強記住規則,跟曹經理切磋,就怕輸得精光溜溜??!”周晗笑著說道。

        周晗說“精光溜溜”這個詞時,曹沫下意識腦海里就浮現出周晗精光溜溜的樣子,但同時直覺告訴他,周晗這時眉眼間那細微之處所透露出來的誘惑,都是刻意的。

        周晗老實了一陣子,開始拿對付陸彥的那一套來對付他了?

        難道她真看出些什么來了?

        不應該啊。

        他剛才去見楊德山他們時,他們開始都疑惑他這么晚又跑哪里晃蕩去了,都不知道他有沒有回來過。

        周晗當時也同樣有所懷疑,甚至剛才她心里也還有一絲疑惑,但曹沫都明確感到她的注意力已經被他岔開了。

        而從邏輯上講,嚴志成那邊傳來的消息,都跟他沒有半點牽扯,周晗沒有道理懷疑他跟斯塔麗在一起。

        那是別的什么事情叫周晗故態重萌?

        自己身上有什么值得周晗用這種手段的地方?

        “周經理開玩笑呢,我哪里能贏得了周經理你的錢?”曹沫有點抑制自己咽唾沫的難受勁跟周晗說話。

        “你要喝點什么?我在倫敦夜里總要鮮榨一杯果汁才能睡得著,德古拉摩條件簡陋些,只能買一堆現成的飲料湊合——我給拿一聽可樂?”周晗問道。

        “好啊,謝謝周經理?!輩苣繳撤⑸纖檔?。

        周晗走到擺在餐廳與客廳之間的冰箱前,身子彎下來,像是在挑選冰箱里琳瑯滿目的飲料。

        從曹沫的角度,周晗的臀部被緊身裙繃得更緊、更渾圓,腰肢出奇的纖盈,又將長腿拉得更長更直,她挑選時,手好像是習慣夾在膝蓋彎里,與黑絲所裹的長腿相映成趣。

        當真是迷人之極的畫面,特別讓人渴望站到她的身后,扶住點什么。

        “我們也認識好久呢,你整天周經理周經理的,叫得好生分啊,你叫我小晗姐唄,”周晗側過來,露出一雙黑白分明的美眸看著曹沫,又意有所指的朝頭頂的天花板瞥了一眼,說道,“你要是擔心這么喊太親熱了,你可以叫我周晗姐??!也總比整天周經理周經理叫好……”

        “好的,周晗姐?!輩苣南胍皇喬宄浪鷯杏瞇?,換作別人還真被她迷得神魂顛倒呢。

        漂亮女人果真都沒有一個是什么好東西。

        當然,曹沫心里很好奇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是周晗想圖謀的。

        他在西卡跟菲利希安家族身后藏得很好啊,謝思鵬、楊德山這樣的老江湖這么久都沒有看出破綻,周晗看出來了?

        “對了,什么時候能再去伊波古找你打獵?住這里雖然什么都不缺,但女人的天性總是愛出去逛,除了上班,就整天悶在這里,那真是有些無聊透頂了?!敝蓽習鋝苣衫執蚩?,遞過來語氣慵懶的說道。

        “有機會的?!輩苣幢閬彌蓽顯俚揭斂ü挪龐鋅贍鼙┞凍鏊囊饌祭?,但他現在哪有時間跟周晗玩這些,斯塔麗的事還焦頭爛額不知道怎么收拾呢。

        他也就跟周晗隨便扯了兩句,將手里的可樂喝完,一副抵擋不住的樣子就上了樓。

        …………

        …………

        曹沫翻來覆去一整夜都沒能睡踏實。

        整件事他不管怎么插手,都有無窮的后患。

        何況郭建、周晗兩個人在他身邊都心懷叵測,他還不能在他們面前露出什么馬腳來。要不然的話,郭建這孫子就會第一個將他給賣了;心懷叵測的周晗則說不定會以此來要挾他以達成她的什么目的。

        除非袖手不管——而斯塔麗有她的驕傲,相信他就算是從現在開始袖手不管,斯塔麗落到吉達姆家族手里,也不會將他說出去的。

        早上睡得迷迷糊糊的,聽到宋雨晴跟周晗就在他的房門外說話,曹沫頓時就警覺的清醒過來。

        聽周晗的話,主要還是為接下來前往伊波古部落找他作鋪墊,他稍稍放寬心——不管周晗對他有什么企圖,只要不是察覺斯塔麗的事情就好辦。

        他現在是很關心斯塔麗一個人留在“安全屋”的狀況,但也不想太操之過切,洗漱后也沒有急著下樓,而是在房間里上網搜索鋼拳兄弟會的信息。

        德古拉摩不少暴力犯罪案件都指向這個幫派,但警方卻始終沒能抓捕到這個組織的核心成員。

        現在想想這太正常了,鋼拳兄弟會背后是吉達姆家族。

        德古拉摩警方真要如風暴狂掃一般抓住其核心成員繩之以法、清除掉這一黑惡勢力,那德古拉摩就不是什么混亂之都了。

  //www.qsldsk.com.cn/book/60273/2861432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红运省福利彩票快三开奖 www.qsldsk.com.cn。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qsldsk.com.cn
红运省福利彩票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