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运省福利彩票快三开奖 > 致命反擊 > 話十九 角力(一)

红运快三精准群:話十九 角力(一)

        張子塵的那雙丹鳳眼幾乎要瞇成了一條直線,推理需要強大的思維邏輯能力,憑借著所有可以掌握到的線索,直直地推理出最終的結果,即便它是再匪夷所思的,那也一定是準確無誤的。

        “宋成河被捕之后,市隊很快便將目光鎖定在了吳天的身上,不得不說,作為一個外來人,在歡樂人間他還是太張揚了一些。然后所有的事情便來到了一個節點之上,宋成河這個人是你們前期計劃中一顆重要的棋子,他的被捕顯然在吳天的預料之外,而且就算宋成河不被抓,吳天也不會百分百的信任他,所以做掉宋成河也就成了你們必然的下一步。不過為了應對宋成河被捕和被臨時羈押的這個突然殺招,吳天無能為力,所以你們只得動用了隱藏在市局之中,沒漏絲毫馬腳的婁陽,這也就不難解釋了宋成河被毒害之前有那么多‘湊巧’的因素在同時作用”

        張子塵不動聲色地繼續說著,但是對面木寺常人的表情就像是在聽一個和自己毫不相干的推理故事。

        “如果我是吳天,此時肯定也會有種火燒到眉毛的緊迫感,不僅是因為自己吸引了市局的注意力,更因為婁陽這個臥底是你們在市局之內苦心經營,為另一個大事件謀劃的伏筆,如果因為這點突發事件就完全暴露行蹤,才是所謂的‘暴殄天物’。事已至此,吳天就必須要策劃一個社會影響更大,更深,甚至是更加喪心病狂的事件來進一步攪亂整個sjz的局勢,所以他很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一個可能存在潛在威脅的人,刁愛菁”

        “之所以說刁愛菁對你們來說是一個可能存在的潛在威脅,是因為你們在調查李光明的時候,肯定留意到了這個和所有事情都毫無關聯的女孩,只是因為她曾經是李光明班級的班長,去李光明家中補過課,很可能會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接觸到過那些和你們顛覆派有關的情報,所以吳天抱著寧可錯殺也絕不放過的卑鄙心思,直接把刁愛菁當成了待宰的羔羊!”

        那雙丹鳳眼幾乎要瞇成了一條直線,無數咬牙切齒的話就這樣被張子塵死死咬在了牙根之上,因為張子塵自己也不知道,如果一旦罵出臟字來,自己究竟停不停的下來!

        畢竟那件慘絕人寰的事情根本不會因為時間的推移而有絲毫的褪色,那是對人道主義和一個社會尊嚴的最輕蔑,最張狂的踐踏,也是對一個國家法制的極端蔑視。它給至親之人所帶來的痛楚和折磨同樣不會因為時間的推移而有絲毫的減退,因為這根本不是一件所謂的‘人禍’,而是一只喪心病狂的惡鬼,禍害這世間,后患無窮的‘天災’。

        “殺人!碎尸!多次拋尸!配合著宋成河的死亡連續制造輿論轉移注意力??墑僑嗽謐鎏煸誑?,吳天自認為所有的計劃和所作所為都完美的天衣無縫,但他卻遺忘了一點,即便在他看來只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在生死關頭也會有無盡的求生欲望,從而留下死亡訊息吧,一塊腕表,就足以將你們的惡行昭告天下。報應循環,天理不爽這句話向來不是空缺來風,在極端惡行的面前,你們藏得了一時,可藏不了一世,我說的沒錯吧,木寺先生”

        空氣陷入了極端的寂靜之中,甚至連空氣的流動都變得聒噪異常,木寺常人依舊懶散地靜靜聽著張子塵所說的每一個字,只是偶爾眨一眨眼,提醒對方自己一直處在聚精會神的狀態,并沒有走神。

        “既然顛覆派和維安部已經圍繞著‘李光明’展開了交鋒,自然在之前避諱的一些東西就可以明目張膽地抬到桌面上來,如果換做是我的話,也會這樣做。比如發生在李光明住處的那起爆炸,是毀滅所有可能遺留證據,甚至是毀滅李光明所有存在痕跡的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方法,所以即使我沒有追查到這個信息,你們同樣也會這么做。至此,山前大道詭案之中所有的疑問都被消滅殆盡,任何來自于李光明的威脅,你們可能遺留的證據都被完全清除,再加上宋成河的‘順利’死亡,更是為你們千方百計所做的局板上釘釘。。?!?

        張子塵緩緩停下了連貫的話語,倒不是因為自己的思路有了絲毫的斷層,而是因為接下來自己要說的,是從一開始自己便竭力回避的點。

        “至于我的身份。。?!?

        忽然間張子塵猛地抬頭,將目光掃到了對面那副厚厚的黑框眼鏡上,此時此刻,哪怕只是一個很細微的表情波動出現在木寺常人的臉上,那在一定程度上,就已經說明了一個很大的問題。

        不過張子塵再次情理之中的失望了,因為這個話題根本沒有引起對方的半分關心,反而是張子塵自己被自己的語氣僵在了原地。

        “忽然間被夾在了顛覆派和維安部中間,作為一個sjz街邊的小混混來說,這該說是一種榮耀,還是一種不幸呢?”

        其實這是張子塵從一開始,哪怕到現在都在明知故犯的一個幾乎致命的點,那就是竭力想將自己從整件事情中剝離出來??贍蓯翹裊禱煸誚直呶抻俏蘼塹納?,可能是放不下自己的那個破窩,可能是放不下身邊僅有的幾個損友,總而言之,這種明知故犯無時無刻都在讓張子塵自尋煩惱,是平白無故地在給自己的邏輯和推理增添難度。

        “如果我很早之前能稍微醒悟一些,知道那些想想中的生活已經不再屬于我,或者是放棄那種只要抽身離開這旋渦就能全身而退的謬論,或許我很早之前就會坐在這里”

        “哦?那還真是遺憾了”

        木寺常人的目光終于第一次有了波動,那種感覺就像是剛剛接收到了一個自己從未知曉過的信息,只不過這個消息的輕重緩急,在木寺常人的臉上轉瞬即逝。

        “遺憾?那可談不上,贖罪這種事情是不分早晚的,雖然我是無神論者,但中國有句話叫做‘人在做,天在看’,那些自認為隱蔽的骯臟,只要存在于這個世界,早晚有一天都會暴露自己的‘馬腳’,就像那場門薩的聚會,你為了一個陰謀,致使其他四人全部死于非命”

        聽著張子塵將話題轉移到了那次門薩的聚會之上,一絲若有若無的笑頓時浮現在了木寺常人的嘴邊。

        “不可原諒的是,你只是為了進一步對我試探,將我控制在局內,竟然對蘇靈這個完全置身事外的姑娘下手,以那么卑鄙的手段威脅阿涼也入局。喪心病狂地設計了那么多所謂的密室,將幾條人命玩弄在股掌之中,先是尼爾森,然后布拉德,戴宸竹你們三人再合謀殺害賽林朵,接著是布拉德。。?!?

        “z你太想當然了”

        即便表面紳士如木寺常人,他還是依舊打斷了張子塵的話,似乎帶著些許聽不下去的厭煩,笑著沖對面而坐的人,輕輕搖了搖頭。

        張子塵也忽然一愣,倒不是因為木寺常人第一次打斷了自己的敘述,而是從他的反應來看,似乎存在于門薩之中的隱情,自己并未完全挖掘和知曉。

        “很多事情并不是置身事外就可以洞悉一切的,管中窺豹向來不是無稽之談,可是仔細想來,如何能夠讓人管中窺豹,這種莫名卻又隱藏在源頭的外力,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不可能!

        這是浮現在張子塵腦海之中的下意識反應,那場門薩聚會的前因后果自己已經完全的弄清,不論是每個人的身份,每個人參加聚會的動機,甚至是每個人的死因都已經完全浮出水面。如果說這其中唯一還存在變數的,那就只能是。。。自己之前一直在刻意回避的。。。那個點,也就是自己!

        “為何木寺常人要選擇在這個時機對自己進一步的試探,他又為何此刻要將阿涼拉入局內,為何木寺常人要費勁如此之大的周折布這一場很輕易就能完成的局。。。不對,這好像還是說不通,這些看似惡趣味的緣由說到底沒有任何的跡象和證據來支撐。。。等等,難道說。。。此時此刻,他在故弄玄虛?”

        暴走的思緒在張子塵腦海之中四下奔騰,那雙丹鳳眼眸也在迅速地左右滑動,可當張子塵的思緒滑到邏輯的末端,當其猛然抬起頭時,正對上的,依舊是木寺常人黑框眼鏡后,那雙笑瞇瞇的眼睛。

        似乎在不知不覺間就輸了個一敗涂地,頓時懊惱的情緒涌現,張子塵緊咬著牙關愣是把忽然渾濁的思維暫且壓制在了表情之下,因為這場思維試探的交鋒,自己是輸不起的那一個,而且自己也絕對不能輸。

        “我只知道,管中窺豹,如果不是自己想去看的話,大可抬眼去瞧便是了,哪來的那么多故弄玄虛”

        最要命的是,對于引以為傲的思維邏輯和推理,張子塵竟然在別人的三言兩語之下竟然方寸大亂,看來并不是自己的準備不足,而是自己把整件事的整個過程,想得過于簡單了。

        “如果這個世界所有的行事方式都可以直白到從你到我,那么你覺得現在這個世界還會是這番模樣嗎”

        “只要伴隨著思維邏輯,一切的隱秘都將無所遁形,直白本來就是應該存在的。不管你如何否認門薩的事情,它現在已經不能算作是不告之謎,來自于同站在頂端的同伴的臨死反撲,想必是你,也會疲于招架的吧”

        張子塵回想起了逃離門薩時,臨時抓走的那部尼爾森的手機,如果自己當時沒有這個下意識的動作,這之后一系列的因果似乎也將再變幻一種模樣,至于自己何時能搞清這一切,那想必也會是另外一番艱難的過程吧。

        “尼爾森死于他的無畏,賽林朵死于她的貪婪,布拉德死于他的自大,戴宸竹死于他的恐懼,可是你不是審判者,即便你自詡站在弱肉強食的頂端,視所有生命都為草芥,也不該一次又一次地試探我的底線!”

        思緒翻轉,張子塵似乎又回到了那個不堪的夜晚,滿是酒味和污穢不堪的包間,幾乎完全喪失生機的蘇靈,麻木到呆滯的阿巨,當然還有手足無措,大腦一片空白的自己。

        “你之所以選擇了歡樂人間作為滲透的據點,無非是利用了丁敏一的野心和丁幫在sjz的影響力,最主要的,無非是看上了丁敏一積攢的那些會爆炸的‘家底’;同時你在維安部的底線附近不斷試探,不知道是從碎尸案中嘗到了什么甜頭,還是盲目自信于自己的判斷,接下來在sjz的那場挑釁意味十足的爆炸,更是企圖在lh這個敏感時期,在距離bj最近的省會城市胡作非為,徹底攪亂我國的形式。吳天成了你卑劣手段的劊子手,毫無牽連的蘇靈卻成了你來牽扯我的籌碼,你把這看作什么達到狗屁目的,絲毫無所謂的‘過程’,可是他媽的,蘇靈卻因此毀了一輩子!”

        每每想起蘇靈受到的致命傷,張子塵牙根深處牽扯的神經甚至都會將疼痛傳至腦海,那是一種不能抵抗絲毫的痛楚和悲哀。

        “囂張至極的挑釁自然會導致維安部的出手,即使吳天的計劃再周詳,也總歸要被扼殺在萌芽的階段,此事的代價便是你在sjz苦心經營的滲透全部灰飛煙滅,哦不對,準確來說是歡樂人間、丁幫、丁敏一甚至說是吳天,sjz已經完全被你榨干了利用價值,那么面對著毫無利用價值的‘垃圾’在拋棄之前將其‘人道主義’毀滅,在你看來應該是最好的選擇吧”

        在那場邪惡的挑釁之前,如果沒有阿涼的潛伏,是不可能極早的洞悉顛覆派的陰謀;同樣在和吳天的最后交鋒中,如果沒有丁敏一的覺悟,張子塵也不可能毫發無損地站在這里。也正是因為這些不可控的人為因素,繪織著整條主線的脈絡不斷前進,創造著一個又一個曾經的謎團,也埋下了一個又一個的羈絆。

        維安部的及時出手不僅救了蘇靈和阿巨,同時也掐滅了吳天后續所有的張狂行為,不過自作孽,無論如何都不可活,吳天同樣為自己的暴行付出了應有的代價,本來計劃之內的同歸于盡,也被丁敏一最后的血性湮滅,可能這也是報應循環的道理吧。

  //www.qsldsk.com.cn/book/60548/2861432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红运省福利彩票快三开奖 www.qsldsk.com.cn。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qsldsk.com.cn
红运省福利彩票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