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运快三开奖一定牛走势图:第18章 山賊

        趙青蟬來到燃燒著火焰的村莊附近.

        他先坐在馬匹上掃視一番四周,又瞥了眼自己的福緣,今日‘大吉’,萬事無憂。

        那便翻身下馬,從馬鞍處摘下名器品質的‘長鳴’寶劍,走向眼前這座陷入火海的河東村。

        三步入村。

        諸多房屋全部都被點燃,熱浪隨風鋪面而來。

        趙青蟬稍稍運轉真氣,才抵擋住這些熱氣。

        他眼前有很多燒焦的尸體,可尸體多為老弱、男子,年輕女性卻一個沒有。

        趙青蟬挑了挑眉,檢查一下傷口和灑在地上的血跡,喃喃道:“均為大開大合的刀傷,內功境界不高,撐死上三品,再加上俘虜女性的操作,莫不是山賊?”

        “唔,尸體還熱,血也是熱的?”他捏了捏黏糊糊的手指。

        “怎么可能,現在【江湖】不曾公測,武當山方圓三百里內,少有智商不咋地的山賊?!?

        “莫非是某些江湖人趕往武當山,從而心生歹意,才做出這種事情?”

        趙青蟬在村莊內巡視一番,并沒有找到一個活口。

        他瞇了瞇眼睛,巡視一番四周,也不曾找到任何可見的蹤跡。

        他心情不算太爽,作為一個正常人,哪怕前世作為玩家,也不會對這些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動手。

        因為【江湖】原著居民的ia太高,簡直和活人無疑,現在已經被他認證為活人。

        哦,除了那些滿山都是,估計是吃土、吃樹皮長大的山賊和綠林好漢。

        他總感覺,只有那群家伙才是真正的npc,是主腦給玩家刷出來練級用的……

        可事已至此。

        他作為武當派弟子,也打算做一些力所能及之事。

        于是乎。

        他決定先找到一處還算安全的位置,盤膝打坐一夜,明日再說……

        第二天清晨。

        趙青蟬打著哈氣站起身來,用余光掃了眼某處,便裝作不在意的四處觀望。

        很快,他找到一個還算能用的鐵鍬,在村莊附近找到一處風水還算不錯的位置,挖出一個大坑。

        隨后耗費了整整兩個時辰,才將那近百具的尸體全部埋下。

        接下來,他又用巧勁劈開一塊巨石,砸出看似像墓碑的樣子,再運用真氣將其寫成符碑鎮壓于此,防止此地生出過多怨氣。

        “嘩啦啦?!?

        趙青蟬在石碑面前倒了半個葫蘆的酒水,他感嘆道:“喝點酒,喝點酒,人生自古誰無死,早死晚死都得死,我都給你們埋起來了,以后可別變成鬼啊?!?

        說完。

        叮咚!

        【提示:你為93名亡者選擇了一塊風水寶地進行安葬?!?

        【提示:你消除93名亡者的怨氣?!?

        【提示:[符師]9級28%,提升4%熟練度?!?

        【提示:[風水師]8級30%,提8%熟練度?!?

        趙青蟬微微一笑,來到吃飽喝足的馬兒身旁,翻身離去。

        沒過多久。

        三名江湖人士從林中走出,還十分謹慎的檢察一番他離開的方向。

        他們身上有不少樹葉,顯然昨夜是隱藏在暗中,并觀察了趙青蟬整整一夜。

        此時見他離開,也不曾尋找四周蹤跡,這才敢走出來。

        其中最為兇悍,臉上帶疤的高壯男子手握長刀。

        他瞥了眼那座墳包和石碑,剛想走去要將其一刀劈開,一名瘦小的漢子便趕忙攔住他:“虎哥,千萬別砍,人都殺了,回去玩死那些女人就夠了,尤其你那刀的質量,蹦出豁口就磕磣了……”

        “呸,他都走那么遠了,難不成還能聽見不成,老子今天就要他河東村的家伙都死無全尸,又無人能夠將其安葬,最后還要干他們河東村的女人?!貝蟮奔依湫σ簧?,作勢要繼續砍下。

        另外書生樣子的男人輕咳一聲:“虎哥慢著,那人的武功境界和你相仿,可看他行事方法,似乎還會些風水、符箓之術,沒準是武當派的弟子,他既然都將老仇人安葬了,也無需在對其動手?!?

        “尤其鬼知道他是否留下什么后手?!?

        王大虎橫了他一眼,咧了咧嘴:“行,三弟說的有點道理,既然河東村死的連個男人都不剩,我們也算為河西村的鄉親父老報仇雪恨?!?

        “搶水,老子讓你搶,搶,搶你md!”

        王大虎吼著吼著,就忍不住紅了眼眶。

        趙青蟬藏在暗中看到這一幕,他明白了很多事情,古代村落之間經常發生矛盾,其中最大的問題就是水源。

        經常有村落因為搶水種地的原因,從而引起火拼,恩怨仇恨一疊加,就是數十年、上百年,未嘗沒有滅村的可能性。

        官府對于這種情況也沒得管。

        隔壁村子都被殺光了,難道還要殺光另一個村子為其陪葬不成?

        只不過嘛。

        若是放任這種三人組活著。

        臥槽。

        這特么不就是黑風寨的原型姬……體嗎?

        老大莽夫,武力高強。

        老二滑頭,心狠手辣。

        老三書生,機智多謀。

        嘖嘖。

        趙青蟬也不在隱藏身影,他從樹梢上一掠而下,身法輕盈的落在地上,青衫長劍,好不瀟灑。

        這手俊俏的輕功看的王大虎面色微變,右手緊握鋼刀。

        老二眉頭一擰,卻快速舒展開來,笑意盈盈的走上前來說道:“這位少俠,你若是藏在樹上,剛才我們的對話也應該都聽見了……”

        唰。

        老二彎腰作行禮之時,看似弱不禁風的書生猛然從他身后扔出一團石灰粉。

        趙青蟬閉眼跨步轉身,如同泥鰍一樣躲過石灰。

        但呼嘯而至的刀鋒卻快如閃電,瞬間來到他面前。

        趙青蟬身形便搖曳而退,連續數步退到一棵樹上,后腳卻如履平地一般,不斷向上攀登。

        足足退到他身處五米左右的半空中,這才猛然睜眼墜落。

        他左手向下一按,搭在正想上挑的刀背,順勢下壓,右手化拳轟然錘出。

        “大哥小心?!筆檣粢簧?。

        王大虎卻冷笑連連,刀光翻轉,要將其的右手切碎。

        可趙青蟬卻在剎那間從掌化為爪,五指狠狠扣在長刀之上,前者不甘心被控制住長刀,自然要往回抽刀。

        于是。

        借力打力,趙青蟬借力向前,浮空一記鞭腿,正中沖過來的老二胸口,讓其口吐鮮血倒飛而去。

        “該死,你敢傷我兄弟,看我這招白虎跳澗?!蓖醮蠡⒚腿灰簧?,真氣灌入刀內,勢必要撕裂纏在刀身上的手掌。

        可趙青蟬都不用他說出招式,就看出此人用的是《五虎斷刀門》的刀法。

        只是他手上功夫更強!

        不僅習得上乘武學《武當綿掌》,更會中乘武學《武當長拳》,最近一段時日還學習了頂尖武學《鷹爪功》。

        這三門功夫可不是普通江湖武學能夠比擬的,區區中乘武學《五虎斷刀門》,他連劍都不需要用,就能給其打出屎來。

        接下來。

        趙青蟬得勢不饒人,步步緊逼,他拳掌爪樣樣精通。

        雖說還都未練到登峰造極之境,卻也都有了爐火純青的本事。

        四息過后。

        伴隨著一招飛鵬展翅,如若精鋼的雙爪橫擊長空,橫掃而去。

        唰唰唰!

        王大虎等人同時吐血倒地,胸口紛紛出現數道血肉模糊的傷口,太極真氣入體,連內功都很難運轉。

        趙青蟬沒有多說廢話,他逼問出那些倒霉女人的下落,便手不留情的送他們上路。

        他聽師傅的話,殺該殺之人,救能救之人。

        叮咚。

        【提示:本次戰斗評價為‘乙’】

        【提示:你對《鷹爪功》《武當長拳》《武當綿掌》的領悟加深許多?!?

        “嗯?!閉鄖嗖鹺俸僖恍Γ骸笆塹?,除了做一些力所能及之事,關鍵揍你們有感悟值啊,這可比我獨自練拳開心多了?!?

        至于戰斗評價?

        甲、乙、丙、丁。

        甲為好,乙為中,丙為次,丁是可以不用混了。

        當然,最上面還有‘甲甲’‘甲甲甲’的評價。

        若是真想獲得這等評價,那真的非生死大戰不可了。

        “至于這群山賊雛形的出現?”趙青蟬挑了挑眉:“莫不是主腦故意刷出來的?”

        “畢竟我入山這兩年,都不曾聽說這里有山賊啊?!?

        “結果游戲要公測了,就突然多出這么一群智商不咋地,還很難找到出處的真正npc?”

        …………

        ps:求推薦票挖,前200名是真滴難,我哭了。(′????????`)

  //www.qsldsk.com.cn/book/60620/2861431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红运省福利彩票快三开奖 www.qsldsk.com.cn。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qsldsk.com.cn
红运省福利彩票快三开奖